格屋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73章 无法无天(1)

    部队就有救护车,很快来了,几个战士抬着傅司南上了车。

    林奕澄也跟着去了。

    陆山河一脸要把人撕碎的凶狠。

    周牧生用力拉着他:“山河,你这样,我也很难做。让你来部队,不是让你来打架的!”

    陆山河不说话,只是狠狠盯着离去的车子。

    周牧生又说:“弟妹和他只是正常接触,你怎么这么敏感?再说了,大庭广众之下,他们怎么可能越矩?你怎么这么冲动?”

    “去医院。”

    周牧生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叹气:“我跟你说,你听进去没有?你去医院干什么?道歉吗?”

    “我给他道歉,那也要看他有没有命接!”

    “陆山河!”周牧生真的怒了:“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现在这样,真的不正常!”

    这声怒喝,让陆山河脑子有瞬间的清明。

    可嫉妒像藤蔓,缠绕着他,叫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周牧生生怕他背着自己做出什么事,只好带人跟着去了医院。

    傅司南肋骨骨折。

    检查确诊之后,没在医院多留,林奕澄要跟车送他回家。

    肋骨骨折没有伤及内脏,就无需处理,只能通过固定包扎,等它自己慢慢恢复。

    见林奕澄跑前跑后,嘘寒问暖,陆山河那张脸,沉得简直能滴出水来。

    他也不说话,就那么阴沉沉盯着林奕澄。

    直到林奕澄要和傅司南一起来看,他才上前,一把抓住了林奕澄的手腕。

    “你还记得你是谁的妻子吗?”

    林奕澄目光冰冷地看着他:“如果不是你把人打伤,我需要在这里做这些事吗?”

    “别给自己的行为找冠冕堂皇的借口!”陆山河怒道:“我没来之前,你还不是照样和他拉拉扯扯!”

    林奕澄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甩开他就要走。

    陆山河说:“林奕澄,你敢去,以后别进陆家的门!”

    林奕澄回头看他,目光决绝。

    她没说一个字,转身走了。

    陆山河怒气上涌,只觉得胸口憋闷,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

    周牧生在旁边刚想说话,就见陆山河怒吼一声,一拳砸在了旁边的白墙上。

    周牧生吓一跳,那力道……陆山河的手肯定得受伤。

    他连忙去抓陆山河的手臂:“你这是干什么!”

    他把他的手拉下来,白墙上留下了点点血迹。

    再看陆山河的手,骨节都出血了。

    可见刚刚用了多大的力气。

    再说林奕澄,追上傅司南后,她先说了一句:“对不起。”

    傅司南现在还不能做,躺在部队救护车的车厢里。

    他笑了笑:“橙橙,我说了,这不是你的错,你无需和我道歉。”

    林奕澄说:“是因为我,陆山河才对你动手。”

    傅司南敛了笑:“橙橙,他性格暴躁,喜怒无常,平时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林奕澄明白他的意思,摇了摇头:“他没对我动过手。”

    至于其他的……太过私密的事,林奕澄肯定也不会和傅司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