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屋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86章 不谋而合(1)

    太阳渐渐隐入青山之中,只留下一抹抹彩霞还播撒着光芒,岳拱啃一块杂粮饼子,看着何老头组织堡内的健妇军眷给守堡的屯兵余丁送饭送水,将负伤的伤员抬走医治。

    今日一战打得热闹,但那些家奴民壮战斗意志薄弱,基本没给守卫屯堡的屯兵余丁造成什么伤亡,战后点算,屯堡里的屯兵余丁不过阵亡两人、伤了十一人,其中阵亡的两人和负伤的三人还是因为那门炸膛的火炮而造成的,这一仗打下来,损失可谓微乎其微。

    那些攻堡的家奴民壮损失可大得多,单单堡下扔下的尸体和仍在不停哀嚎的伤员,岳拱粗粗数过就有一百多人,其他负了伤逃回去的更是不计其数。

    岳拱看向远处无数的火堆,冷笑一声,张道河和那些官绅,还有他们手底下的家奴民壮都以为武乡百户所的卫军出兵剿寇,屯堡里只剩下一些留守的屯丁家眷,攻陷屯堡易如反掌,根本没做好苦战的准备,遇到意料之外的激烈反抗,指挥的就急躁难安、作战的便只顾着保命,从上到下乱成一团,自然就让自己打出了这一边倒的战果来。

    说实话,今日一战堡内的屯兵余丁表现的也让人很不满意,若是对面是是一支作战意志坚决的军队,这座屯堡恐怕早已沦陷人手了,好在双方是菜鸟互啄,自己这只菜鸟明显强上一截。

    “我远远看了会儿,对面那些家奴民壮到现在还没放饭!”杜魏石提了一壶酒凑了过来:“哈!张二那厮怕是想着今日一天就打破屯堡,压根没准备饭食辎重。”

    “杜先生猜的没错,不止粮草,扎营的营帐都没准备......”洪主簿也端着一碗肉汤走了过来:“在下在县中管着钱粮杂务,若要调用粮草军物,在下多少能知晓一二,呵,张二就是打算一日攻下屯堡、灭了你们武乡百户所,故而集结了兵马便前来攻堡,在下估摸着,恐怕往日民壮的欠饷和开拔的赏赐都没来得及发下去。”

    洪磊顿了顿,摇头苦笑道:“张二一贯如此,得势便放浪,自以为是、自行其是,每次惹出事来,都得靠老夫人帮忙擦屁股。”

    “一家子不修阴德,合该全家死绝!”杜魏石满腔怒火的骂了一句,强压着怒火嘲讽道:“嘿,不知道张二那厮是不是也在饿肚子?咱们把肉锅搬上堡墙,让他们闻闻味如何?”

    “张二饿不饿肚子不知道,但那些民壮家奴是必然要饿着肚子的.....”岳拱揣着手扫视着远处的营火:“没赏、没粮、打了一天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又死伤了这么多人......那些家奴民壮的士气,怕是要跌到谷底了吧?”

    杜魏石眯了眯眼,问道:“岳总旗,你是准备学甘宁夜袭曹营?”

    岳拱哈哈笑着点头承认:“不错,这些家奴民壮士气低落得不成样子,又没有营寨可以据守依托,就像送到嘴边的肥肉,怎能不咬上一口?”

    “什么就打不下去了?”张道河怒气冲冲的骂着,营火不停闪烁,照出他扭曲焦躁的脸庞:“咱们近千人来此,损了百来个就打不下去了?刘典史,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吾把赏额再提一倍,难道还没勇夫去平了那小小屯堡?”

    刘典史被劈头盖脸教训一顿,心中怒气填胸却不敢发作出来,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回道:“二爷!弟兄们欠饷没补、今日开拔作战的赏钱也没发,这本就是不合规矩的,大伙都是看在二爷的面子上才尽力助您攻堡,到现在损了百来个弟兄,不说他们的抚恤,活着的兄弟们总得吃口饭吧?从晌午攻到现在,弟兄们可是粒米未进啊!”

    “二爷,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您说这饿着肚子怎么打仗?再说了,如今天已经黑了,入了夜不少弟兄就看不见东西,跟盲了一般,一群瞎子怎能作战?耽误了二爷的大事,下官如何担待得起?”

    “刘典史,你莫拿这些理由搪塞吾!吾还不清楚你?就是个贪心不足的货!”张道贺气得胸口一起一伏,满面怒容的走来走去:“当年母亲为你谋了这个典史的位子,让你留在武乡助吾,你平日里敲诈勒索、欺男霸女,多少事是吾帮你遮掩过去的?往日任你吃喝玩乐,今日该到你上阵效力的时候了,怎的就这般推脱?你若不想要这典史的位子,有的是人当!”

    刘典史心中怒火升腾,脸上唯唯诺诺的表情都快崩不住了,赶忙低下头去,咬着牙苦劝道:“二爷!老夫人让下官来助您,下官自然得尽心尽力,那些民壮家奴士气已堕、又刚刚苦战一日,还饿着肚子,此时赶他们上阵,不是让他们去送死?二爷!是人谁愿意去死?这么强压下去,怕是要炸营的!老夫人若是知晓此事,必然…….”

    “你别拿母亲来压吾!”张道河听到刘典史一口一个老夫人,顿时勃然大怒:“沁州地方是吾在管!怎么你们每次遇到事都要找母亲?洪磊是如此、你也是如此、沁州那些官吏也是如此!吾在沁州、武乡这么多年,说的话还没有张三一个家奴好使!你们这些家伙,可曾把吾放在眼里?”

    张道河呼哧喘了几口粗气,平复了一下情绪,左右看去,见附近的官绅都在交头接耳,对上他的视线又纷纷低下头去,心中怒意更浓:“刘典史,吾把话放在这,今夜就要趁夜攻堡,攻下屯堡,人人都有赏银酒菜,攻不下来,你这典史之位也别当了,你家里人的前程也别要了,哪怕母亲在这,吾也要整治你们!”

    刘典史低着头瞪着眼睛沉默一阵,最终还是狠狠咬牙同意:“罢了罢了!二爷有吩咐,下官听命便是!下官这就去整理军阵,今夜亲领众军趁夜夜袭屯堡,不成功、便成仁!”

    张道河长出口气,哈哈一笑:“如此甚好!吾便在此等候刘典史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