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屋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65章 山贼(1)

    镰刀上下挥舞,农户们满面笑容的收割着果实饱满的麦子,孩童在乡间肆意奔跑玩耍,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洪磊躲在树荫下,看着一群孩子追逐着一名抓着知了的孩童欢笑着从身前奔跑而过,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容来,回头向身边一名年轻的书吏吩咐道:“牙儿,等会征完粮回去,路上帮我逮只知了,橙儿正是贪玩的年纪,带回去给他耍耍。”

    那名书吏抬头看了一眼那群追追闹闹的孩子,微笑道:“侄儿晓得了,阿舅,您不怕舅母又怪罪您宠坏橙儿了?”

    “我是一家之主,我怕什么?”洪磊心虚的回了一句,有些气急败坏:“自家娃不宠着谁来宠?桔儿当年我不也是一般宠着?现在在书院里不也成绩好着?”

    说起书院,又想起了张家,洪磊忽然一顿,面色有些难看:“算了,不说这些,这不是个能待的地方,赶紧把这的粮税征完了,趁着天还没黑,咱们好赶紧回城!”

    “姓洪的,我小庄子村怎的就不是块能待地方了?”一声断喝响起,一名老者在子侄的扶持下走了过来,吹胡子瞪眼的骂着:“怎的?上次揍了你们,心里还不服气?哼!要不要咱们再去卫所里讲一讲公道?”

    洪磊顿时成了苦瓜脸,赶忙行礼辩解:“老汉,卫所也在忙着夏收,何必去叨扰他们?我一时失言,请您原谅则个。”

    “算你还算谦逊!”那老者哼了一声,瞥了眼书吏手中捧着的文册,教训道:“你们可得算清楚了!上次卫所的菩萨们来给咱们清算了田土和赋税,咱们这里也是记着账的,你们若是多收滥收,咱们就告到卫所去,让菩萨们再好好教训你们一顿!”

    洪磊浑身一抖,赶忙陪着笑脸说道:“老汉放心,咱们都是按照卫所清丈分田后的结果征税的,若是您不信,尽管去查,有一丝错漏,您尽管把我绑了送去卫所便是。”

    那老者满意的点点头,又教训了两句,这才扭身离开,一旁早已满面怒容的书吏凑上前来斥道:“阿舅,咱们当了这么多年衙役吏员,哪见过这么刁蛮狂傲的刁民?捞不到油水也就算了,还得平白挨他们一顿骂,咱们还得低声下气的陪着笑,呸!咱们何时这般憋屈过?”

    “谁叫他们有人保着呢?”洪磊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神仙斗法、凡人遭殃,咱们夹在这中间,不就是受夹板气的吗?罢了罢了!”

    那群孩子的争夺分出了胜负,一名孩童抢到了知了,手舞足蹈的挥舞着乱跑,引得一众孩童跟着他转了个弯,又从洪磊身前跑过,洪磊原本阴郁愁苦的脸上顿时如春风化雪,露出慈爱的笑容:“去年山西灾害不断,不知饿死多少人,这小庄子村也是饿殍遍地,这些娃娃们的父母长辈不少都饿死了,唉,都是苦命人,挺过了去年的大灾,也该享点福了,今番丰收,又有卫所保着,今年应当是能吃几顿饱饭了。”

    那书吏一愣,看了那些孩童一眼,呵呵笑着附和道:“也是,这世道能安居乐业当真难得,听说今年陕西又遭了灾,不少地方颗粒无收,咱们山西还不准卖粮过去,闹得流民遍地,流寇都抢到咱们山西来了,啧,咱们武乡这般兴旺的景象,当真是难得一见。”

    “这还得谢谢某些‘菩萨’,没有他们广播仁善,在去年大灾里吃了大亏的官绅和官府,早就闻着味来盘剥了,这些小民丰收再多,也不够交租交税、还贷还息的!”洪磊苦笑着摇了摇头,愁云又爬满了脸庞,没了说话聊天的兴致,扭头去看衙役们征粮。

    正在此时,远处山道上忽然跑来一名村民,满脸惊恐、一身污血,见了人便扯着嘶哑的嗓子大喊道:“快逃!快逃!有强人来了,大庄子村已经被屠了!”

    还未等众人反应,却听得闷鼓一般的马蹄声响起,上百名持刀挎枪、满脸凶暴的彪形大汉从山道拐角处涌出,为首一人拍马提速,雪亮的钢刀高高举起,手起刀落,将那报信的村民劈翻在地。

    那些强匪纵马横冲直撞,在田埂上玩闹的孩童躲避不及,被他们撞翻,他们却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直接策马从那些孩童身上踩了过去,只听得几声惨叫,原本还无忧无虑玩耍着的孩童,成了倒在地上惨不忍睹的冰凉尸体。

    洪磊看得牙呲目裂,不知哪来的勇气,冲上前去拦在那些强人中间,怒喝道:“停手!何处来的贼寇!屠戮百姓算什么本事?报上名来!”

    那领头的强匪勒住马,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洪磊的官袍和几名仓皇逃命的衙役,哈哈大笑道:“嘿!小小佐贰官,胆气却不小,竟敢来拦本大王的马!呵!若不是看你这身官袍,早让你做个马下死鬼!”

    语毕,那头领便不再理会洪磊,抬头扫了眼乱逃乱窜的村民,喝道:“村中管事的是谁?出来与我说话!否则我便屠了这鸟村!”

    那名老者颤颤巍巍的走到洪磊身边,拱手道:“大王,不知有何吩咐,俺们这是个穷村,恐怕没什么能孝敬大王的。”

    “不劳你们孝敬,本大王自己会取!”那头领哈哈笑着,凶恶的目光在村民们身上梭巡,身后的强匪渐渐形成一个扇形,将村民包围起来:“只要你们帮忙传个信,我等乃陕西义军,承蒙道上的兄弟们抬爱,唤了本大王通天梁的名号,这几年陕西不好过,只能到你们山西来讨生活了,要讨生活,就先得闯出名号来,只能靠诸位乡民帮忙,在这武乡地面传播传播了!”

    那头领眼中凶光闪烁,不等老者回答,钢刀一挥:“能帮本大王传播名号,是你们这些乡野小民的福分,有了这福分,来生必然能投个好胎!”

    “来啊!小的们,把这村子也给本王屠了!男女老幼一个不留、粮草金银统统抢干净、房屋草棚都给烧了!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