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屋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64章 暗潮(1)

    平静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仿佛是一眨眼之间,春天就飞逝而过,夏收的日子悄然而至,田里的麦穗黄澄澄一片,像一串串金黄的宝珠,汇成一望无际的金色海洋,温热的夏风吹过,温热的夏风吹过,如海浪一般一浪一浪的波动着。

    军中早三日前便放了假,无论是操训还是夜班都暂时停了,所有旗军、屯军和百户所中的男女老幼都下了田,夏收之后还要抢种,忙得不可开交。

    “今年确实是个丰年!”何老头捧着鱼鳞册笑得合不拢嘴:“吴小旗,咱们才统计了不到半数屯村,预估能入库的屯粮就有八百多石了,您那粪丹起了奇效,老卒在武乡当了一辈子兵,从来没见过收成这么好的。”

    吴成点头应承了一声,没有回话,看着田间辛勤劳作的屯丁和旗军们,正如何老头所说,今年确实是个难得的丰年,他们能收上来的屯粮绝对能超过万历年记在纸面上的那一千三百多石屯粮,这本该是个令人高兴的事,但吴成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心里反倒如压着一块大石头一般,透不过气来。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张家、唐千户、朝廷.....这些饿鬼凶狼若是知道自己一个小小百户单单屯粮就收了一两千石,他们怎么可能不眼红?又怎么可能不闹些动静出来?

    自己准备的时间还是太少了,军中的训练刚刚有个模样,但大多数旗军都是从未上过战场的新卒,到战场上见了血,平日里操训的内容能够发挥出几成还不得而知,那些屯军、流民还得忙着农务,训练时间更短,上了战场也不知道可靠不可靠。

    而山西的局势却一天天坏了下去,入晋的农民军越来越多,这些日子已经在四处攻城掠地,连克蒲县、赵城、洪桐、石楼、永和等地,兵锋越来越接近沁州地区。

    为应对入晋的农民军,山西巡抚宋统殷除了四处调兵之外,还命令各地官吏乡绅征募青壮、编练团勇、保聚乡境。

    张家也在沁水地区组织团练、招募家丁“义军”,被贬戍雁门关的张道浚更是趁机搭上了宋统殷的关系,为其参赞军务。

    这对吴成来说自然不是个好消息,吴成起兵之时很可能不单单要面对张家的家奴,还得面对团练甚至朝廷的正规军,如此严峻的形势,对吴成来说自然准备的时间越多越好,若是他有充足的时间练出几百上千戚家军那般的强军,除非朝廷调边军来攻,否则吴成必然能横行晋西南了。

    只可惜主动权不掌握在他的手里,张家也在积蓄实力、调集力量,随时都会给他致命一击。

    正在兴头上的何老头没有发觉吴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继续兴高采烈的说着:“吴小旗,之前咱们帮着乡民出头,换了不少好名声,如今武乡各地收成都不错,前几日有些乡老找来,说要出钱出粮给咱们立庙,还有说要供些粮草给咱们。”

    吴成愁眉一展,微微一笑,摆了摆手:“不收,统统不收,庙也不要立,那些钱粮都是他们辛苦收获,我们不拿百姓一针一线!”

    “你也去和他们说清楚,官府夏收征粮,若是有人觉得数额有问题,便来找我们,我们安排人去帮他们核算清楚,绝不让他们多缴一分粮!”

    “还有各个屯村的收获,除了入库的屯粮,其他的收成统统分给屯户和军户们,以往给上面的孝敬、礼金,这次咱们一分不给,所有多余的粮食全部发下去,让大伙都好好高兴高兴!”

    何老头兴奋得手舞足蹈,赶忙兴高采烈的应承下来,吴成看着他兴奋的模样,脸上笑意更浓,心中暗暗思索道:“大喜之后却是大悲,百姓必然会做出选择,啧,这个时候,咱们唯一的胜势,只能依靠民心所向了!”

    清雅的花园之中,素淡的丝绸遮住炽热的太阳,盛放着冰块果酒的冰鉴散发着阵阵凉意,数名侍女有节奏的挥舞着大扇,刮出一阵阵凉风,为园中的主人营造出清凉舒适的环境。

    但张道河却满头大汗,汗水打湿了单薄的绸衣,后背湿出明显的印迹:“这才征了几个屯村?就有一千多石的屯粮了?那群丘八用了什么妖法不成?”

    随即双目凶光一闪,抬头看向主座上的霍夫人:“母亲,今年宋巡抚以防寇为名,下令山西闭粜,严禁把粮食卖入陕西受灾之地,陕西粮价飞涨,六钱银子才能买一袋米,若是没签那什么协议,这一千石粮已进了张家的口袋,走私去陕西,不知能赚多少银钱!”

    霍夫人瞥了他一眼,微微一叹,语气有些不善:“做事当把眼光放长远,怎能盯着眼前的蝇头小利?一点银钱算什么?若是度过了眼前的关口,我张家地位稳固,他日从哪不能赚回来?若是张家倒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你赚那么多银钱,不是白白送给别人?”

    “母亲教训得是.....”张道河赶忙坐直身子,老老实实的接受批评。

    霍夫人见他这副样子,知道他心里还是不服,幽幽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近来秦寇入晋愈演愈烈,有个叫王嘉胤的巨寇正在黄河边上收拢流贼,准备渡河犯我山西,你大哥来信说,王嘉胤手底下有个绰号闯王的贼寇,那林恶鬼就是投到了他的麾下,有那厮引路,流贼没准会进犯沁州和咱们沁水,所以这武乡的事,也不能一直拖下去。”

    张道河两眼光芒一闪,抬起头来满脸期望的看着霍夫人,霍夫人见他这副毫无城府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轻轻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刘世伯来了信,白杆兵入卫京师一事,天子已经点了头,虽然圣旨还没发,但想来这事不会有什么变故了,形势又是如此紧急,就不等仪姐儿入京了,先把武乡的事了了吧!”

    “二郎,明日你便去一趟太行山里,那些人在山里藏了那么久,也该动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