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屋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26章 扑城(1)

    “三道壕就快突破了!”林斗站在望楼上,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着:“沁源城里火器还不少,哼,只可惜毕竟是座次县,光靠这些火器如何能阻挡我们数万大军?哼!用人命都能给他们淹了!”

    “林大哥说的是!”一名老营兵嬉笑着凑上前来拍马屁:“北门咱们主力进攻,已经快突破三道壕、直逼城下,西门、南门咱们分兵而攻,也已经突破二道壕,呵!沁源城纵使有那些武乡的义军相助,也拦不了咱们大军一天的时间!林大哥攻陷沁源,那姓绵的必然束手来降!”

    “姓绵的,哼!我要让他跪着跟我一路爬回平阳府!”林斗恶狠狠的骂道:“当年在武乡时,他就处处与我作对,哼!这一次要让他好好记着,我林斗一天是他上官,一辈子都是他上官!”

    望楼上的众人一阵哄堂大笑,林斗也哈哈大笑起来,得意洋洋的扫视着众人,却忽然发现有一人没有附和着他们一起大笑,反倒满脸凝重的紧盯着北门战场,正是之前向他献策攻打沁源的那名头目。

    林斗眉间一皱,问道:“老三,城破在即,你怎的这般脸色?被这战场吓住了?哈哈,待进城后,找几个美艳可人的娘们给你缓缓!”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那老三却皱着眉摇了摇头,回道:“林大哥,我觉着有些不对,守城的那些武乡义军,调度有方、守御有度,不像是战力薄弱的样子,我军如此轻易突破到城下,我觉得他们是在藏着什么。”

    “你就是想的太多!”林斗哈哈一笑,摆了摆手:“若是他们当真战力强劲,怎会缩在武乡一动不动?咱们跟着闯王也攻陷过不少州府,也不是没有依托城墙能表现得战力不俗的明军,可等大军突破城墙,哪个不是全军崩溃的下场?这武乡义军,想来也是这副模样。”

    老三沉默了一阵,点点头,叹了口气:“但愿如此吧。”

    话音未落,忽听得远处城池中传来一阵阵细微的“砰砰”的声响,随即数个黑影越过北门城墙,在空中解体成一个个小黑点,朝着盾车后的流寇战兵砸去。

    老三脸色一变,惊道:“那个是.....震天雷?”

    震天雷,起源于南宋时期,铁罐之中填入碎铁、碎钉、碎瓷等物,再填满火药,爆炸之后以碎铁等物伤人,在大明的军队中也多有装备。

    沁源武库里的火器大多不堪用,但储存的火药还有一些能够使用,武乡义军进入沁源城后,将武库的火药和带来的火药一起重新统算分配,安排衙役去各家收集陶罐、瓷罐和铁罐,征调民夫制作了大量这类简单易做的震天雷,用于杀伤攻城的流寇。

    城墙内侧的房屋几乎都被拆除一空,一架架投石机摆在空地上,民夫将用麻绳套在一起的震天雷搬入投石机的皮套里,手持钢刀的衙役和官绅家奴砍断绳索,投石机将震天雷飞掷而出,那些打着活结的麻绳套在飞速的运动中被风吹散解体,套中的震天雷便如雨点一般从天而降,砸在盾车后的流寇战兵和弓手头上。

    这些临时制作的震天雷并不可靠,不少引信早被风吹灭,成了一个个铁坨坨,有些落了地引信烧完了却依旧没有爆炸,还有不少在半空中就凌空爆炸了。

    但更多的,则在人堆之中轰隆炸响,无数碎石碎铁裹着喷涌而出的浓浓白烟漫天乱射,盾车阵后的战兵和弓手顿时被炸得血肉模糊,不少被炸断手脚的战兵在地上翻滚哀嚎着,直到鲜血彻底流尽,或者被千万双脚踩死。

    与此同时,城墙上的弩车也射下数十个木框装载的泥壳炸弹,正是明军列装的“万人敌”,砸在盾车和挡箭车前,引信燃尽之后,便喷涌出炽热滚烫的火焰,旋转着将火焰播撒得越来越远,那些木制的盾车和挡箭车有不少被火焰引燃,瞬间烧成了一个个醒目的“火炬”,躲藏其后的流寇战兵和弓手慌乱的逃离这些“火炬”,动作稍慢,便被火焰吞噬,惨叫声不绝于耳,战场上弥漫着一股烤肉的味道。

    “是时候了!”见万人敌和震天雷搅乱了流寇的盾车阵,无数战兵弓手仓皇从燃烧的盾车和挡箭车后逃出、暴露了身形,吴成令旗挥舞,城上锣鼓大作,随即便是一声声尖锐的哨声盖过战场上所有嘈杂的声音,等待已久的铳手一齐扣动了扳机。

    平地惊雷一般的铳声轰然响起,数百杆鸟铳喷发出的铅弹如暴雨一般席卷那些暴露的战兵弓手,不少流寇战兵听到铳响,下意识的举起盾牌遮拦,但却毫无作用,出膛速度便已达到每秒数百米的铅弹,又在地心引力的拉扯下不断加速,直接贯穿了他们粗糙的木盾,钻进他们的身体里翻滚搅动着,再裹着一串串血珠从他们的身体里钻出,或者干脆留在他们的身体内,将内脏搅成碎片。

    哪怕是身穿皮甲、布面甲的流寇战兵也无法幸免,被风暴一般的铅弹席卷而过,只剩下几名身穿铁甲的哨总军官还幸存着,大多数流寇战兵都惨叫着倒了下去,即便一时不死,在这个时代铅弹透体带来的感染和铅毒,也会化为死神向他们索命。

    余下的战兵慌忙闪躲,但越来越多的盾车和挡箭车被万人敌点燃、被震天雷和火炮炸毁,这些战兵也避无可避,在火铳的齐射下死伤惨重。

    与此同时,城上的一窝蜂又一次齐射起来,这次火箭射向了那些密密麻麻的流民饥民,万人敌也逐渐砸进了人堆里,燃起一片大火,这些流民饥民再怎么不惜命,也不愿活活被烧死,一时有了崩溃的趋势。

    望楼上的一众流寇头目脸色都难看至极,老三轻轻叹了口气:“林大哥,收兵吧,流民饥民无所谓,在沁源一座小城把战兵打完了,咱们之后还怎么对付武乡和沁州?暂且收兵、之后换个打法再战。”

    林斗下唇咬得发白,仰天怒吼一声,双目几乎喷出火来,大吼道:“鸣金!收兵!”